研究

澳门科学文化中心是社会科学和人类科学领域的研究中心。其项目在研究葡国/欧洲和中国/东亚之间的跨国际、跨文化方面享有特权。近年来,有两个项目脱颖而出。其中一个已经做完了,另一个还在进行中。以两位人物的作品为中心。他们在葡国/欧洲和中国明清时期的关系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徐日升 (Tomás Pereira)

第一个项目是由前科学大臣马里亚诺·加戈教授(Mariano Gago)和中葡科学历史中心在北京共同发起的。其目的是研究从1673-1708年在北京生活了36年的葡萄牙传教士徐日升 (Tomás Pereira)。他通过葡萄牙和中国之间的文化调解人的身份,即他与康熙皇帝(1661-1722年)的亲近来肯定自己。他是康熙皇帝的欧洲音乐老师、笔译和口译担当、外交和政治顾问。且在1689年中俄签署的《涅尔钦斯克条约》中起着决定性作用。同时,徐日升(Pereira)曾担任北京/钦天监天文系代理院长兼专家级工匠,在欧洲机械和技术、钟表、乐器和自动机方面的设计均有建树。 为了执行该项目,组建了一支在古文字学、历史和拉丁语方面具有专业知识的小团队。他们能够识别、分类、收集、抄录和翻译徐日升(Pereira)的文献资料集。该文献集基本上是手稿,并且在葡萄牙境内和国外档案馆中都可以找到。 这项工作是在与里斯本大学古典研究中心的科学合作基础上进行的。2011年由CCCM编辑的作品标志着该项目的结束。为此出版了数百本手稿集。分为两卷,共一千多页。包括传记文件、151封信和十几份报告和条约 [1] 。其中,重点介绍了欧洲人根据已经确定的中国作品撰写的关于佛陀(释迦穆尼)生平的第一本作品(Siddharta Gautama)。 [1]超连结Luís Filipe Barreto(协调者);Arnaldo do Espírito Santo(拉丁语翻译成葡语);Cristina da Costa Gomes, Isabel Murta Pina, Pedro Lage Correia (阅读、抄录和笔记)。《徐日升作品》,两卷。里斯本,澳门科学文化中心出版社,2011年 以及徐日升(Pereira )和康熙皇帝又或者他跟朝廷某些身居要职的官员们游玩时的一些详情披露;或者对传教士徐日升利用欧洲技术制造的乐器和机械物体的描述。因此,在这个版本中徐日升(Pereira)的重要著作得以出版。这有助于人们更好地了解欧洲和中国清朝不仅在外交、宗教和艺术方面有交集,而且在文化、科学和技术方面也是。因此,在2018年举办了两届国际学术研讨会。一届在里斯本澳门科学文化中心[2]举行,另一届与里斯本大学数学与基础应用中心及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3]史研究所联合在北京举办。 [2] 超连结:《徐日升传教士 (1645-1708)生命、作品、时代国际学术谈论会》。 [3] 超连结:International Symposium History of Mathematical Sciences: Portugal and East Asia IV – Europe and China: Science and Arts in 17-18 Centuries, 北京11月 6-8号 . 两次座谈会均出版[4] 了会议纪要,并通过CCCM的培训课程进行传播。旨在获得更泛的受众。同时,也在澳门科学文化中心[5]举行了《徐日升——中国康熙年代的一位传教士》的展览会 (展览目录),并在国内外[6] 书籍和杂志上发表了相关的文章。 [4] 超连结:Luís Filipe Barreto (主编.), Tomás Pereira, S.J. (1646-1708). Life, Work and World, 里斯本, CCCM, 2010; Luís Saraiva (主编), Europe and China: Science and the Arts in the 17th and 18th Centuries, 新泽西-伦敦等  World Scientific Publishing, 2013. [5] 超连结: A China e os Jesuítas: Incursões e Perspectivas(《中国与耶稣传教士——进取和观点》), CCCM, 从11月10号 到 12月16号 ,2010; Missionários Jesuítas na China Ming/Qing (《于中国明清耶稣会传教士》), CCCM 从9月24 号 到 10月29号, 2011; Portugueses em Terras e Mares da China Ming-Qing(《中国明清大陆和海洋中的葡萄牙人》), CCCM, 从6月8 号 到7月 27 号, 2013; Missionários Jesuítas na China Ming/Qing(《中国明清于耶稣传教士》), CCCM,从5月8 号到7月 6 号, 2015; Portugal e a China. Uma Relação com Passado e Presente(《葡萄牙及中国:于过去和目前的关系》), CCCM, 从5月25 号到7月 20 号,2016 [6]超连结: Cristina Costa Gomes e Isabel Murta Pina, “Making clocks and musical instruments. Tomás Pereira 徐日昇as an artisan at the Court of Kangxi (1673-1708)” 于 《文化雜誌》51國际際出版, . 6-16页

謝務禄 / 曾德照 (Álvaro Semedo)

该项目完成后的几年,我们又开始对另一个核心人物,在葡萄牙与中国清朝之间的关系范围内进行了研究。增德昭(Álvaro Semedo )是葡萄牙的一名传教士(1585-1658)。与徐日升一样,都在中国生活了很长的一段时间, (从1613年至1658年,有过间断)并对该语言和文化有深入的了解。 在增德昭(Semedo)广泛的纪录片语料库中,他于1642年用卡斯蒂利亚语Imperio de la China i Cultura Evangélica en él出版了《中国帝国与福音文化》这一部作品。 它迅速成为17世纪欧洲的畅销书。有六个版本,用四种不同的语言写成(除了卡斯蒂利亚语,还有意大利语,法语和英语)。在该项目结束时,可以预见上述《中国帝国与福音文化》的第一个关键版本及曾德昭(Semedo)出版的其余文字作品。除了一本小册子外,其中还包括了大约40封信和报告。在葡萄牙,西班牙,意大利和比利时的各个图书馆和档案馆均可以找到。同时我们还计划对曾德昭(Semedo)及其作品展开专题研究,其中还考虑了诸如作者在欧洲长期构建和传播有关中国帝国的知识的贡献等问题。迄今为止,通过澳门科学文化中心设立的某些跟该主题相关的课程,以及通过参加国内外(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国立清华大学、英国鲁文、里斯本新大学、里斯本大学文学院、阿威罗大学)研讨会和科学会议;并在这些会议纪要中发表文章;或通过其他机构的现有媒介进行发表,从而取得了一些成果。

中文、书写和翻译的研究​

除了这两个项目,鉴于中国在中葡关系中的决定性权重以及与上述项目的关联性。因此,中国语言、写作和翻译/口译等也成了我们的研究领域。为此,已经考虑了诸如欧洲人如何学习汉语(普通话或官方语言),如何创造语言学习工具(词汇/词典、程序和手册)以及中国口译者如何建立团队等问题。 耶稣传教士们曾始于16世纪末在澳门发起倡议。在此背景下,我们着重强调了CCCM与澳门理工学院之间的合作,于是,在2011年我们在澳门举办了一场学术研讨会。接着,在2013年用葡语出版了一本书籍。在2016的时候,出版了该书籍的中文版本。 这一主题在其他具有科学性质的会议中以及在CCCM培训的课程中得到了多次/反复的讨论。诸如中葡两国之间的关系之类的主题研究是以葡萄牙、欧洲其他国家和中国以及其他的亚洲国家,比如日本、韩国、马来西亚和越南之间的资源整合为前提。所以,与亚洲的合作能够加深彼此的了解,也是目前进行和将要进行研究的关键因素。